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
搜索
查看: 15863|回复: 35

[原创] 关于一个小帅哥有了老公还要在外面找男人这件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2-11 1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/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Register/登録メンバー/회원가입/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ียน)

x
序言- E8 s9 W0 x6 C" t4 K1 l
7 a) e- }: j' Q
在回家过年的高铁上,无聊的我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其中包括一个小故事,也就是本文——“关于一个小帅哥有了老公还要在外面找男人这件事” 的故事原型。到家后,虽还偶尔需要处理些工作,但总体上我算是有空闲了。于是决定把我高铁上脑补的故事梗概再修改扩展一下,编成个小说。
$ K3 m2 p: j* p- S
, d/ w$ x3 F8 G% y% [+ w# K. h
本来我是想写点纯肉,这样比较爽,也能给自己打飞机用。但是写来写去发现自己貌似不擅长写纯肉,于是只好写成一篇剧情向的故事。再者说,我总觉得看别人写的肉更爽,更有令我脱裤子手淫的欲望。可能这就和月亮总是外国的圆、男人永远是自己没上过的好、玩具永远是自己没玩过的好是一个道理吧,或许我文中偷情的男人也是这么“想”的,哈哈。
( m7 H7 A9 i2 d6 z! @7 X5 L
7 G1 T4 e# Y! ~2 X. D9 m目前本文的故事,我暂计划写个十来节,或许能有个三万多字,勉强凑成篇中篇小说。本人之前在也搜同写过篇黄文,幸好有人看,这也是我的创作动力,希望大家来多多捧场哈~~但其实我个人还是蛮想把这个故事写完的~~所以就算收视率惨淡,应该不会太监(希望如此,但是春节假期过后更新速度肯定会惨不忍睹)9 T2 x5 q; u7 r4 S

/ R# i3 I0 M1 u! M/ p" c9 |最后,由于此故事纯为本人脑补,灵感均源于本人的道听途说,内容全是本人的杜撰,故在此我要说一句:文中的一切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:情节、人物、时间、地点等)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
7 m  R  H: y3 y" Y: X
: e4 W! B1 D! p+ ]5 f
2021年2月11日·除夕

$ H5 ?9 |9 b4 Y& _: K: J( S: K; s5 ^1 b: y6 \! i5 T* C
. d% [" B( L" ?- v
补充内容 (2021-2-20 14:51):+ Y3 E% Y& M) M* H
2021/02/11—— “一” 已更新$ K4 Q! {! j$ o; K! C5 F, j
2021/02/14—— “二” 已更新
$ X/ d: ]) i7 P8 P7 s+ x% u9 z/ {2021/02/20—— “三” 已更新) \) }1 e4 T7 V! ]- c
2 O3 V. j) J$ _. U1 Y& T
补充内容 (2021-2-24 16:02):
+ w9 N$ D, i+ n+ M2021/02/24—— “四” 已更新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11 2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鉴于搜同的审核时滞,本文也会同步更新在ttx论坛的“情色文學區”【网址:ttx.com】,该网站审核较快,但需要梯子,敬请知悉。2 }; s: p  A! k) g* g' k; ~
" L8 O! L5 M. S# j  X
本文在ttx论坛的标题同样为“关于一个小帅哥有了老公还要在外面找男人这件事”,发布于2021年2月11日,可通过搜索栏输入标题查找,或根据发帖时间排序寻找,或搜索论坛用户id:“fules” 查询
. b- U, h  \; t& Y
. P7 O% D1 t+ V# u- X' M注:上述x均为未知数,我担心直接写x会被屏蔽,若想得知x的值,请完成下列任意一道数学题
7 K2 A# F3 ?6 A, V5 o第一题:x=√1142761* c( m5 B# c) l4 ~$ K1 k
第二题:x=3207÷3# a0 K+ h8 g4 d3 Y7 J
第三题:x=1070-1( G' r, L6 K. w, ~& `& K
' U% [( E2 x% R# P, F' D$ c* |4 Z4 }* b
% }1 S* D0 V4 T
补充内容 (2021-2-20 14:39):
* d) q* _, p9 K' ?, t2021/02/11—— “一” 已更新3 w. [6 v" r- @' ]4 t" c
2021/02/14—— “二” 已更新
6 Q% Y6 g0 Q4 Y; X2 m5 y  a2021/02/20—— “三” 已更新
  F0 R4 ~* V' X% n! ^2 v. I" ]( |8 @6 a$ N
补充内容 (2021-2-24 16:10):: Q( v& F; ?: V  d% |
以我的经验,搜同审核时间最短为一瞬间,最长为两个月多月,所以各位如果发现本人在“序言”后面的补充写了“XX已更新”却没看到,就是还没通过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11 13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* j! G! w( v, i: ]0 a0 e( Y
一、# A! \, M3 D, k
  O$ S5 z. `3 j8 I9 D( V4 D

  q% ~" p( l7 e7 N! y八月,盛夏。
% c% O9 Q9 Y, J9 f' w) V! H
& f0 V5 [7 |9 e+ o+ \. `- E& \* W, X2 I城里已有近半月没下雨了,每天都是大太阳,直烤得人难受,喧嚣的蝉鸣也吵得人心烦意乱,甚至连风都不怎么刮,就是躲在树荫下也要流两三斤汗。于是,除开一定要在户外工作的,几乎每个人都选择躲进清凉的室内,享受空调或风扇的庇佑,以缓解酷暑的折磨。4 `- |9 Z- ?( p/ a& C

% |9 `$ T( G0 h不过,陈思全除外,他刚刚把房间里的空调关掉了。
5 @# X, n. W8 y
, P9 N7 L3 H9 s6 R# {: G1 t原本陈思全的房间里的空调也是开着的,但何宇东在操了他半个小时后,突然停下来对他说,我们老是这样做爱没意思,不如关了空调,大汗淋漓地干一场!结果精虫上脑的陈思全就答应了。
: e7 y" M) e7 A: k  _. `# _1 s
& R% {4 ^5 ~$ O0 T8 e何宇东关了空调,拉开窗帘,炽热的阳光照进室内;打开窗户,热浪扑面而来,令人当场就要流出汗来。/ X. H, F. p/ B! C( v) ~/ `

3 ?" V$ }/ W! N( P待何宇东回到床上,陈思全早自觉躺好,用手抓住自己的脚,主动掰开双腿,将早已被操得合不拢的菊花呈上。何宇东握住了自己青筋暴起的大鸡巴,将泛着光泽的紫红硕大龟头对准了那还流着水的粉嫩菊花,一口气捅进了去,爽得陈思全“啊”地一声大叫。不久,整个房间里便再次充满了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”的肉体撞击与“啊!啊!啊!啊!”的高声叫床。
# b& `1 {, G$ v& A3 Z/ z9 z4 k4 C, _7 g$ w
房间里的气温正在急剧升高,陈思全被大屌抽插的身子开始不住地流汗,如注的汗水打湿了他乌黑的头发、帅气的面庞,以及他被操得紧绷的小腹,不断淌出的汗顺着他的身侧流到床上,将洁白的床单打湿一大片。猛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这具被操干的性感身躯上,汗水的身体愈发光滑锃亮。在阳光的映衬下,晶莹的汗珠使他身上的肌肉线条更加优美明显,使这个年轻人仿佛变成了一件唯美的艺术品。
& N/ Z6 P5 V3 c( u1 ]
6 G; E9 y$ d1 b' b  q然而,这件艺术品现在只剩下一个功能——被男人蹂躏。( ~9 _; e0 j, }9 {+ V

+ |4 @* V/ g, \- S' g! W0 A  z% d在他身上耕耘的何宇东同样大汗淋漓,他嘴角露笑,得意地蹂躏身下的战利品。他头上满是汗水,随着他腰腹有节奏的前后摆动,应和着“啪、啪”之声,满脸的汗如雨又似音符般落下,滴在了陈思全的脸上、脖子、胸口或腹部,二人的汗水便这样融在一起了。
& M# M* i) M' \& n" P
; W, {; C# G( {' a' k二人的汗水不止在此汇聚。更多的汗从何宇东的脖子伊始,顺着他的胸肌、腹肌往下淌,直淌到了他们俩交合的地方。在这里,两个男人的汗水相会、大屌插入肛门,而挺进的大鸡巴也将二人的汗水一齐顶入骚穴,在这肉与肉紧密相交的滚烫之地,男人彼此的汗水与彼此的淫液就这么淫荡地相交融了。
& f8 b& P) A+ {/ [* e- f$ U' y) v+ {, J# e* I
陈思全的鸡巴更是早被操得梆硬,一根红肿的硬屌高高地挺着,这根淫屌伴随着何宇东操他的动作一摇一摆;随着大鸡巴的抽插,陈思全的小腹被操得一起一伏。红肿的梆硬鸡巴时不时拍打在被操得紧绷的起伏腹部,马眼里流出的淫液滴了下来,与腹肌上的汗水混为一谈,整个画面好不淫荡!5 l6 W9 X0 C2 ~- p( f, T2 c' n4 A3 ^
" q# n4 n# R: |0 h! P( g3 X
由于被操得太爽,陈思全不禁轻轻摆动自己的身体,喉咙里也不受控制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,手亦握住了自己梆硬的鸡巴,开始慢慢地手淫,希望能释放身下快要涨爆的男根。# f' V# _$ d, X
( E7 |' S5 S; @! s. q
何宇东见身下的尤物被自己操得骚像毕露,不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,故意将整根鸡巴几乎完全抽离骚穴,只留下粗大的龟头在洞内,随后忽然发力,猛地将自己的整根大屌全力顶进了陈思全的身体,力道之猛以至于整张床都晃动了一下。由于这一下太过突然,陈思全毫无防备,被操得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嘴里求饶到:“老公!轻点……”: V( y4 k( D/ |/ @4 {
$ e+ u' k( l* k; ^
但话音未落,何宇东大屌再次抽出、猛顶,打断了他的求饶。不过这次力道稍小,加之有所防备,陈思全没感到那么疼,反而尝到了粗暴的快感。何宇东接下来的数十次猛顶,虽都顶得陈思全浑身直颤,却更爽得他“啊!啊!啊!”地淫叫连连。4 Y/ j) i% ?$ G) Z+ g& G7 b# o

1 D+ S/ z" W9 D终于,何宇东的动作缓了下来,低头得意地欣赏起他胯下的玩物。陈思全无力地躺着床上,见何宇东看他,却立即装出了一副娇滴滴的可爱模样,微微起身,伸手搂住何宇东的脖子,将他的脸拉到近前,鼻子相碰,二人亦相视而笑,陈思全遂撒娇道:“老公!”
+ O  ]! U4 S6 v( L3 N/ B( Z, f6 L9 D$ m7 ?$ j! W4 A( A
“骚货,你不是背着你老公给爸爸操的吗?” 何宇东一巴掌打在陈思全的翘臀上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“啪”。
5 P3 `. M2 x- J2 \, R. T% X$ S) w4 ~3 o. K8 J' Q! K/ g$ T
“别嘛!老公!” 3 }; V6 c5 p5 \, E/ Y# k: A, M
: y7 ?( x) y4 a( A
“背着你老公挨操,还这么骚啊?骚货?” 何宇东挺腰一顶,爽得陈思全又“啊”了一声。! u- |1 }% [0 O% S! M$ ~7 h; I
# o$ h2 H$ X0 u5 @9 H
“叫爸爸。” 何宇东命令到。
, y! l% E0 M; v8 }& u
0 N% E5 M% u% j; f  Y. L, s3 S陈思全满脑子回味着刚刚被大鸡巴爽操的感觉,生怕这根让他爽的大家伙离开他的身体,只得轻声道:“爸爸……”
) i) y0 _) c4 P$ K. n1 W( V6 M& ~7 R7 ?/ ~) O0 `
“你叫我什么呀,没听见。” 何宇东满脸坏笑,慢慢把鸡巴往陈思全的屁眼外抽去。
+ J( R! ^# w) P6 f9 N) F
( ~% h, t1 h( I0 |陈思全感到了鸡巴正在离他而去,忙叫提高声音喊:“爸爸!”" c4 q- G5 H& d/ J7 S

, k5 z) m* v+ o+ I3 [7 @- \见陈思全带着满脸渴望鸡巴的表情叫自己“爸爸”,何宇东无比得意,却依然将鸡巴抽出了陈思全的骚穴,陈思全顿感后庭一阵空虚,对鸡巴的渴望如潮水般涌来,他只希望何宇东的大鸡巴能赶快插进来,连忙撒娇又带点怨气地叫道:“爸爸!”
: g# W' Q  S8 n& w' Q
+ _+ ~9 E$ D, E! K“乖儿子!” 何宇东回应了陈思全的叫喊,却只将自己硕大的龟头放在陈思全的淫穴洞口来回摩擦,迟迟不插进去。4 D+ n% f4 D$ K% x
6 u# o0 ?4 q4 E* S: Y  y- v
陈思全被磨得瘙痒难耐,痛苦地扭起身子,带着哭腔哀求:“爸爸,求你了!”5 g1 n" V( {( A0 F* M
  D8 n0 G6 K  l
“求我干嘛啊?” 何宇东手握着鸡巴,继续将龟头抵在陈思全的洞口,也不进去,只色眯眯地望着陈思全。# q6 P; j7 c! Q3 a' Y2 O' E0 b
$ A; ?" E& S% g* ?6 ~* s( ]
陈思全实在忍耐不住后庭空虚的瘙痒,他需要被填满,他高喊道:“爸爸,求你操我吧!”
' @: \1 X1 Y1 F9 s' J
# R) y: H5 k) b) _( \- D何宇东却依旧不遂他的意,硕大的龟头继续在冒着淫水的穴口来回游走,他带着坏笑挑逗道:“想让爸爸用什么操你呀?” ) o) D& B; F# ]8 N" \/ {

0 c2 l0 y! V- b0 s+ x终于,陈思全的心理防线被突破了,他抛下了一切廉耻,整个人成一只欠操的发情母狗,只希望自己的后庭能被任何一种粗大的东西塞满,满脑子只求自己深深的淫穴能被一根粗大柱状物不停地贯穿,他高声叫到:“爸爸,求你用大鸡巴操我!爸爸求你操我吧!爸爸求你用力操我吧!”( ~! o) y* n8 U- f. Z* a
3 ]) Z7 a- e! v4 D
“好的,骚逼儿子!爸爸我今天就操死你!” - r+ X7 Z$ r* o/ }3 L1 ]7 m  t

9 c8 ^) o" R% z( h, R何宇东将硕大的龟头对准了那一开一合的淫穴,一口气将整根大屌全顶了进去,爽得陈思全“啊”得一声高喊。何宇东接着俯下身子,将陈思全紧紧抱在怀里。两个男人搂在一起,一对年轻火热的肉体紧紧相拥,这对大汗淋漓的男人仿佛刚从游泳池爬起来一般,满身挂满了水珠,汗水润滑着他们彼此的拥抱,真如水乳交融一样。二人互相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汗水,他们的汗水亦互相融合,润滑了他们的青春身体与激情的性爱。他们的嘴唇贴到了一起,舌头缠在了一处,疯狂地深吻着,互相在对方的口腔里狂搅,痴狂地吮吸着对方的唾液。何宇东胯下的大鸡巴也火力全开,全力撞击着陈思全的淫穴,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”声不绝于耳,那是一声声响亮而清脆肉体碰撞。而被堵住嘴的陈思全不断地呜呜咽咽地叫,释放着自己那肉穴被操爽的欢愉。& |) D- S3 r6 }4 _! G8 s" R

6 [9 d. D6 Z0 x+ s$ H然而,就在二人正痴醉于这场疯狂美妙的性爱时,陈思全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2 A3 F5 R$ j/ O3 R
, G& J. H; c4 a/ g4 ^0 x他顿时一惊,仿佛触了电一般,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,因为这通电话是他的男朋友——王远帆打来的。这铃声他再熟悉不过了,他每天都要听好几次,以至于有时手机还没响他都能听出来是王远帆打来的。
7 i  a' t) F* e/ r# J% Z6 s+ Q' S: @: |1 @% n
陈思全无奈地扭头望向床头柜上响动的手机,又将头侧了回来,看着何宇东说:“我得接个电话。”
4 @# l0 r+ n( T2 U8 r, _
  K1 N; R  l1 W: D0 d2 i8 ^9 Q. u“接什么电话呀?” 何宇东略带不屑的笑着道,说着大鸡巴又用力一操,顶得陈思全又轻声“啊”地一叫。, _8 N  J. _0 A% ~0 P' m
% P" }1 N; h: p% H- B9 b# a4 z  |! w! n
“我男朋友的电话,万一他要回来了就不好了。”$ h" \. M4 R3 Z- C2 V$ G

* h1 z- X- x, M+ J$ T何宇东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一瞬,忙将鸡巴拔了出来,催着陈思全说:“你快接!”
4 ?5 c4 g! Q5 `/ }/ ^  `
. y6 b, T: x3 |陈思全从何宇东的身体下挣脱出来,一个翻身,趴在床边,拿起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0 u+ [4 D/ D1 f+ ?
1 C( i! |) _0 }4 k8 \8 o“宝贝儿,你在干嘛呀?” 王远帆开心地在另一头问到。1 w8 i4 _/ q$ }
“我还在床上,干嘛?”: O) j- x' S1 F: d
“哎呦,小懒虫还没起床呀!中午想吃什么呀?”
* B" B. U  N8 M; h“你不是上课吗?”3 d) f0 U) b9 K2 b  y# f
“被抢了哈哈哈!我不给三班数学老师就要杀了我,所以我下午没课了。欧耶!出来我们去吃火锅吧!好久没吃火锅了。”
! {  g. D0 _! U0 g+ S“不去!”
8 j& z, J; x8 l% e“别嘛,给个面子!”1 @0 M/ x, i* D4 Y

( \' B5 K+ d- t! }3 A# U就在这时,何宇东悄悄凑到陈思全背后,掰开了那白嫩圆润的紧翘屁股,露出当中那口一张一合的骚洞,将还在滴着淫水的大鸡巴对准了这个骚屁眼,一口气插了进去。  a0 n  r9 {8 l$ }

( j# B" Q% W& `6 H4 p) b* ?9 T“啊!” 陈思全爽得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。. m  F% R0 M; B, G
“怎么了?全?” 王远帆忙关心地问。2 W9 d% g5 @% I! s$ p( A
“没什么!” 陈思全一边说,一边扭过头,对何宇东使眼色,希望他停下来,然而这个淫贼却没打算放过他。他趴在陈思全身上,大鸡巴不停地在流水的肉穴中进出;他低下头,用湿漉漉的头发撩着陈思全的脸颊,时不时伸出舌头,从陈思全的脖子根一直舔到耳朵,陈思全被他玩得浑身酥麻,身下的鸡巴又变得铁硬,只能强忍着想要大声呻吟的欲望,继续与王远帆通话。6 s  c# J6 \0 C3 l; w) @% `# H
. ^% r9 ^8 |3 h3 ]/ v5 l
“那我给你带点什么回来吧,免得你出来热坏了,你想吃啥?”
! S* e2 l9 c! e“随便……你现在在哪儿?”' O  g% D! ~$ Y+ ]0 @( m
“刚出学校,还没上地铁。”
5 `- J9 c9 W5 s“那……你几点到家?”; X: u4 K9 j' V! G# i7 f+ O
“估计十二点半吧,想我给你带什么?肯德基好不好?”
1 o, S/ G5 K2 d% c; h“随便,都行……你快到家了跟我说一声。”
& W/ y8 m1 \0 c, k“怎么?你要来接我吗?你真好!宝贝儿!”, D/ b3 R! l& J3 w! _
“没有!……啊!(轻声)……不聊了!拜拜!”' H8 p, ]6 p* j: v& a
“好的呦!拜拜儿,宝贝儿。”! C8 X' }4 {  Q, T& b

% Y6 e( A" D$ D. e3 b8 ^$ K王远帆话音刚落,陈思全立马挂了电话。终于结束了,幸好没有被他发现,他想到。
+ J) U, _% E. K- H6 u5 n' {' H& H$ \5 @  C+ _; P; b% w2 a' ~0 s
“骚逼,你老公什么时候回?” 何宇东问。
! X$ [) V. c. q“他说是十二点半。”
4 `3 J* G* {0 Q4 V+ O' M% ?, K0 X“那我们操到你老公回了,让爸爸和他一起操你好不好?”; p: R' m" n2 y2 S0 Y
“不要嘛!”$ @2 ~. Y3 U9 A
“你不想被你老公操,只给爸爸操,是吗?骚逼?” 何宇东说着又用鸡巴奸淫起陈思全来,操得他又啊啊啊地淫叫起来。  T8 P, }) K1 R2 A

$ `- {/ n- c: ]& W( h  Z! a5 k  f# {“说,爸爸操你爽还是你老公操你爽!” 何宇东高声喝问道。一边又用舌头舔起陈思全的脖子和耳根,好像一条健壮的公狗,趴在一条骚淫的母狗身上,公狗腰连动,操得身下的母狗娇喘连连,口水从这条淫贱母狗不停叫床的嘴中滴了出来。( g0 ]! s1 w# g: ?

! R7 I( l  e1 ~  @6 r! S“爸爸!啊!爸爸!” 陈思全下意识地叫到。他被这个健壮的男人压着,感受着男人满是汗水的身子不停与他的身体摩擦。炎热的天气令他喘不过气,男人疾风骤雨般的抽插更是令他窒息。) O& `( @1 H, K. Z- [! M5 X

- F% s" H/ l, l$ J2 H“骚儿子,说,谁操你更爽啊?” 何宇东压在陈思全身上,疯狂地操着他,在他耳边问到。
$ {" g' X! o' L5 n! B9 t" A) j  s. x8 m! j
“啊!爸爸!啊!爸爸操我!爸爸爽!爸爸操我爽!” 陈思全意识模糊地乱叫着。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后庭被男人粗大的鸡巴摩擦地瘙痒无比,只想着继续被鸡巴填满,继续被男人狂操。
* S6 N3 r0 R* q& B; b" ?3 J* G3 u5 T1 ~+ g
“骚逼!爸爸哪里比你老公猛啊?” 何宇东舔着陈思全的耳根问。) n) ]6 B' M# v; ?8 f' i3 Q
2 C2 g. P8 |2 r0 h
陈思全趴在床上,被压得深深陷在床中。何宇东的粗大的龟头在他淫穴的肉壁上来回抽动,刮得他酥麻爽痒;巨屌每一下都顶到了他的高潮点,操得他的欲仙欲死,同时也令他的鸡巴感到无比的肿胀难受。他感到何宇东健壮火热的身体与他的背贴合在了一起,二人的汗水令他们身体的摩擦更加润滑,原本令人难受的汗涔涔之感在此刻成为了最好的催情春药。陈思全被操得梆硬的肿胀鸡巴更是不停与身下的床单摩擦,难受得他几欲想射出来。他此时更加渴望身上这个威猛的男人能带给他更猛烈的性福,他高声喊到:“爸爸操得爽!爸爸大鸡巴操得我好爽!爸爸用力操我!爸爸用力操我!”
& P9 k! `& ?" G: c; @
! G( L% s( e) m, s; J6 s7 l听到这话的何宇东也来了精神,仿佛吃多了春药,毫不留情地将巨屌粗暴地往陈思全淫穴的最深去顶去,只操得整张床都为之颤动,他嘴里高声喊到:“操!骚逼儿子贱货!老子今天射爆你的骚逼!”1 O# \" f# Q6 E: t5 C- O9 ?7 @

3 v- K; q% L1 m' a# {伴随着两个男人粗犷的呻吟声、肉体碰撞的啪啪声、床板的咣当声,以及窗外喧嚣的蝉鸣,陈思全大声喊到:“爸爸快干我!爸爸快干我!爸爸我要被你操射了!” 话音未落,陈思全已经被操射了,他高声叫着:“啊!啊!啊!爸爸你把我操射啦!啊!爸爸!啊!爸爸!干我!啊!” 大股大股的精液从他被压在身下的肿胀龟头中喷出,填塞了他身体与床单间的缝隙,腥臊的淫精粘满了他自己的鸡巴、小腹以及床单,与他自己身上的汗液相混合,散发出一股令人春心荡漾的男性气息。
* R2 g2 L3 |/ l! n# q$ Z/ E% L. a+ [. u, G; l. Q+ W
何宇东也被陈思全射精后猛烈收缩的肠壁夹得无比酥麻,爽得要射出来。于是他也大声喊到:“骚儿子!啊!儿子你的骚逼太爽了!爸爸要射了!爸爸要射了!啊!” 说着大吼一声,猛地冲刺了数十下,最后将鸡巴抵在了陈思全骚逼的最深处,大屌猛烈地抽搐了一下,阳关一送,大喊一声:“啊!” 大股的滚烫精液便浇灌在了陈思全被干爆了的温暖肉穴中,填满了这骚货的逼。! T# y& z) P0 o6 P; Y* H3 l# z

& d8 g( Z1 W. D. ]" O两个满身大汉的男人压在一起,趴在床上。热浪不断地朝房间里涌来,刺眼的阳光照在他们美丽的青春胴体上,身下的洁白床单被汗浸得透湿,床上一片狼藉。两个男人都默不作声,轻轻地喘着气。窗外的天气依旧炎热、烈日依旧灼人、蝉鸣依然如故。7 r5 `- D( L$ L# t- B! A& _; _
" e5 f. x# F7 G  p! L
2021/2/11更新

( {$ A. J8 Z+ _% E: `
% n, N  e; F9 j" u; i
发表于 2021-2-11 13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油!
发表于 2021-2-11 1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
发表于 2021-2-11 1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快更新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11 2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鉴于搜同的审核时滞,本文也会同步更新在隔壁的ttx论坛的“情色文學區”【网址:ttx.com】,该网站审核较快,但需要梯子,敬请知悉。
# {, y$ b, w; t. V% e
7 `- P% R% ?, u3 Z1 G& z
- b5 o0 ?! o+ U% |( @补充内容 (2021-2-20 14:39):
. n9 s( E3 W$ P" A# k4 E2021/02/11—— “一” 已更新, L, l: i2 t: ?1 G9 ^; A
2021/02/14—— “二” 已更新" o5 D6 l7 _' F, |
2021/02/20—— “三” 已更新
( `) Z; A0 a; v" ~6 `; y: v
; R# N, W0 N6 Q' {6 r! G6 k# E补充内容 (2021-2-20 14:46):/ R1 @* H; \& C/ D9 G
此楼跟置顶回复重复了........请无视此楼内容...........
发表于 2021-2-12 1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,加油楼主,希望不要太监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14 1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5 W. V7 ]$ |$ h+ C$ w2 }
二、' \6 q- F) w& x" h" N
! P' ^9 u2 W& a+ B0 R
王远帆到家时,已是下午一点。
2 g, q% p* a3 E# c+ e% i1 {4 E: H+ o* Q8 }5 c& X4 ?4 F
打开门的刹那,凉风扑面袭来,沁人的清凉拯救了他的灵魂,给人以解脱感,身上的热汗仿佛瞬间就消散了。王远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对着屋内高喊:“外面好热呀!”
1 K) O/ W9 K, {6 r# Y8 J$ M% K# @7 U4 i5 Q* D9 K) r9 x) i
“今天是挺热的。” 陈思全的声音隐约从卧室里飘来。
( q- K) M+ Q, `7 R+ v' e  l0 d% a0 s) y( h# [( j% ^7 K2 {
王远帆将手中的肯德基放在桌子上,冲卧室里喊:“肯德基回来啦!有你最喜欢的原味鸡和玉米!” 随后他卸下背包,换上拖鞋,却还没听见陈思全出来的声音,于是他推开了卧室的门,走了进去。
; A* h4 _  t- L0 b; ^6 M- `7 `& n9 q4 w% U
陈思全正趴在床上玩手机。身下床单是新换的,床上十分整洁;陈思全的下巴搭在枕头上,穿着居家的白T恤,黑短裤,两只白嫩性感的脚翘在空中,看得王远帆赏心悦目。6 U1 {' \& D7 N1 [$ H% A
7 Q5 @2 X$ O" D4 X( {
“今天怎么这么贤惠把床单换了?” 王远帆走向陈思全,望着他,笑着问。
7 t$ \- R- T- U" z* c$ n/ h6 j9 S  J6 |8 N9 I8 Z6 c( l
“起来就顺手换了呗,也该换了。” 陈思全心不在焉地答道。' O- J5 _) _" t" E& r+ ^% E9 N/ |

4 _; [* h% g" E0 V“那顺便我的衣服也洗了吧,宝贝儿~” 王远帆说着把自己身上汗湿的衬衫一口气脱了下来,顺手把裤子也拔了,袜子也脱了,抱着一团臭烘烘的衣服,像献宝似地把它们呈到陈思全眼前,像抱着个球似地把这团衣服在他眼前乱晃了几下,想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" @$ I4 o) O% i$ h' w' k
4 ?) i! o: N# ^  e  W" k7 S“哎呀!烦死了!你自己洗啊!” 陈思全嘟囔着,伸手把这团臭衣服从面前推开。) N6 m7 h- G: v6 D

1 M0 \/ q5 {4 d* \4 G“求你了,帮我洗一下嘛!” 王远帆撒起娇来,把衣服扔进了门边的脏衣篮,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他爬上了床,准备趴在陈思全的身上,继续求他帮自己洗衣服。
! d( b) }3 S+ l4 d* _6 x0 n4 L9 K' r) C2 C! Q* \( z
“走开啊!你别上床啊!身上都是汗!澡都没洗!” 陈思全见王远帆上床向他爬来,立马扔了手机,坐了起来,尽力想把他推下床。怎奈王远帆的力气更大,他抓住了陈思全两手手腕,顺势就把他压在了床上。2 ^: S# _4 \$ r3 ~% V

2 d* y. @. A4 G, `2 h; h" [“啊!滚啊!你身上都是汗!别碰我啊!” 陈思全躺在床上挣扎着叫。
9 u! ^+ h# |, J% U
3 g" w' I& `% D0 C$ V8 i  ?“亲一下就不碰了。” 王远帆摁着陈思全的双手,笑着说。
% v$ e  o. E% m, |- o
* G6 |- M7 H  @* F“好好好!” 陈思全忙答应到,王远帆于是低下头,轻轻地吻上了陈思全的唇,他温柔地吻了一会儿,随后缓缓把舌头伸进陈思全的口中。% R- b! t1 X/ M& S& L# V9 L

3 z* M  o- o: x: H“好啦!够啦!起来啦!” 陈思全挣开了王远帆的吻,盯着他,稍微有点生气地说。
1 _2 x, j' M+ D8 U( f7 Q. u  I7 r
“好,那不亲了。起来吃肯德基吧!” 王远帆放开了摁着陈思全的手,下了床,开始把陈思全往床下拽。, J% S/ i3 q+ e. R- C
, q( {% }2 z) ?. J
“别拽啦!我又不是残疾!我自己会走啊!” 陈思全又挣扎着叫道,王远帆这才终于松手。4 x5 N$ M4 q9 ^" g2 s6 H

- b8 ~+ k( s5 [8 s陈思全下了床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嫌弃地瞥了王远帆一眼,王远帆只傻傻地站在那儿冲着他笑。陈思全也不理他,径直往客厅走去,王远帆跟在他后头,双手搭在他肩膀上,和他一起进了客厅。
: a6 l0 S6 t' G; U  c
, x' c8 \' q' L( ^吃饭的时候,王远帆一个劲地向陈思全讲他学校的趣闻,例如哪个老师今天早上又没洗头或忘了化妆;这次月考他们教的学生在卷子上写了如何如何智障的答案;三班的数学考得如何如何差、他们的数学老师是如何如何生气、三班的数学老师又是如何通过威逼利诱把他的课抢走了。最后他补充到:“幸好他把我的课抢了,不然下午我见到那群小兔崽子,也要把他们臭骂一通!”
1 L1 j" n5 f9 O, V, p
2 b) b8 W) F3 w2 V4 `( ^“哦” 陈思全嘴里啃着炸鸡,手里玩着手机,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。
% z; T, @$ N3 Q$ ]4 s/ w: n' R2 x$ m% t, o' p$ c7 P
“你知道吗!” 王远帆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薯条说。 “都高三了!我们班的那几个傻逼在填答题卡的时候居然还会空题!连蒙都懒得蒙!我真是服了他们了!懒到填个C他都懒得填!真的是要把我气吐血了!我把答题卡扔地上,随便踩一脚!得出来的分都比他高!”
2 L; h& `5 C! v+ I" i0 q1 b$ x: P
/ d) z  ~6 s& y8 Y5 T王远帆继续大讲特讲他的学校趣闻,陈思全也却只觉得他吵闹。曾经陈思全也觉得王远帆学校的事情还算有趣,但在认识何宇东之后,王远帆的那些趣事便日趋乏味了。若是在以前,陈思全听到这个故事时,也会认为这帮小子是懒癌晚期的绝症患者。但现在他认为,还要怪王远帆教学无方,不用心培养学生,才会导致现在这种状况。# C& I3 R, t; P

8 v3 u7 B  [1 Q4 O3 s/ T/ t5 }就像现在,王远帆对他的关心还比不上何宇东一样,至少陈思全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
  k9 Y% U, N/ N) z* l. v' I5 T( G
他又回忆起这一个多月来与何宇东的点点滴滴,每次性爱之前,何宇东总是会很体贴地开车来接陈思全,然后带他去两人第一次结合的那个酒店,或者去他家,当然,这次除外;事后,何宇东总是会带他去一些很有情调的地方吃饭,或者短暂地约个会,有时甚至还会带他去买衣服或者化妆品。5 W, ^( G7 d- ~1 N

, y3 W8 X8 S- g7 |. Y/ D“可惜啊!” 陈思全心想。 “这个王远帆老是背信弃义,明明说今天晚上才回来,偏偏就中午就跑回来了,害的何宇东都没办法陪我了。” 想到这里,陈思全横了王远帆一眼,他却还兀自在那里低头玩着手机,嘴里狼吞虎咽地,全然没察觉自己已经招惹了陈思全。
' V; x& ~* q% _" r0 f& Z" |8 m. Q4 Q
“我不吃了,你吃吧。” 陈思全站起身,把手里的剩下的半边汉堡扔在了王远帆的盘子里。, \: q  f9 s1 M: p  s
3 R( r0 a* f4 i4 p% E, j
“啊?你就吃这么一点啊?” 王远帆嘴里嚼着东西问。
8 e2 k1 j' A3 `9 J  @. P" ~
# X! i" H) z, m0 `+ c) {% T- j3 ?“中午胃口不太好。” 陈思全边洗手边说。随后进了卧室,“咚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" Z8 Z; Q0 D$ S( v' M% |7 u
! L6 u, V* d+ W. r2 w% D; C; [王远帆并没察觉到什么异常,继续吃着肯德基,把自己和陈思全剩下的一点东西吃了个干干净净,收拾了下桌子,洗了洗手,去了阳台,把刚刚洗好的床单取了出来,晒好,把自己刚刚换下的衣服放进去,最后再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一条内裤也塞了进去,启动洗衣机,终于赤条条地走进浴室,冲了个凉,洗去了身上的汗渍与黏糊糊的难受感。" G. C( N; `+ A+ ]+ q

5 q% ^$ E/ L! R5 F& l; Y2 B王远帆回到卧室,陈思全仍趴在床上玩手机。王远帆便也挤上床,问他下午打算干嘛,陈思全说自己要和朋友出去玩,王远帆便没再多问,自己拿了枕头靠着坐在床头,两个人互不做声,和谐地在床上一起玩着手机。
) T4 g$ b" F4 T1 A1 u, O
- D: U/ ]4 f4 a. v其实陈思全下午并不是要和朋友出去玩,他刚刚向何宇东抱怨了王远帆的种种恶行,何宇东便邀请他一起喝下午茶,陈思全立刻欣然接受了。# I4 d9 z% Y6 \* A2 `
" n- a) O4 S) g6 R. U
两点,陈思全洗了个澡,出了门。王远帆戴上了眼罩,在空调的凉风下缓缓睡去。  X; v7 |, x9 Q: [0 F

0 X2 d  R  V9 Z7 B7 F, M陈思全在楼下,在与王远帆直线距离不到两百米的地方,上了何宇东的车。5 t/ @, ~" y+ G( m; @

( ^# u! B! j1 e3 r9 j" m" r: Z; q然而,何宇东也并没有带陈思全去喝下午茶,陈思全也并无此意。车没有开走,只是停在一个停车位上。两人再次激起地吻了起来,疯狂地按抚着对方的身体,慢慢玩到了后座。两人互相脱去了衣服,然后何宇东深深地吻起陈思全的脖子,惹得他又大声呻吟起来。何宇东为自己硕大的鸡巴抹上了油,陈思全不假思索地坐了上去,用力摆动起自己风骚的身体,用肉穴上下套弄着何宇东的大屌,两人再次激情地融为一体。; O1 S3 A! y; X% O. S, [6 m9 {& W
4 `  v5 F9 O6 v& {5 r+ y2 R
当楼上的王远帆正做着自己与陈思全在一起的幸福美梦时,楼下车里的陈思全正在被何宇东摁在身下爆操,粗大的鸡巴不停贯穿他的身体,操得他胯下的勃起鸡巴一摇一摆,淫穴里粉嫩的肉被操得翻了出来,嫩肉露在外面,溢着淫水,打湿了车后座的皮椅。在大屌的一次又一次冲击下,陈思全再一次被何宇东操射了,精液四溅,喷得两个人身上到处都是,何宇东立刻用手抹上一大把精液,将站着精液的手伸进陈思全的嘴里,他不假思索地狂舔起这沾满自己淫液的手指,随后何宇东又和他狂吻起来,二人在融为一体的口腔中,用舌头交换着唾液与精液,最后何宇东也在数声大吼之后,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陈思全的骚逼。而这距他们上次一起做爱、射精,仅仅过了三个小时。) n$ Y2 b& k7 x; Z

+ n/ N) Y! K" Q! q2 N- Y' J( \此刻,楼上的王远帆还兀自在梦乡里甜蜜地笑着。
5 o7 E# w4 {% ^' |0 b1 F
+ n" [' N3 z  H5 i射精之后,陈思全和何宇东用纸巾擦干了身子,打扫了战场。随后他们一起去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,在其中最僻静优雅的一家咖啡馆共进下午茶。之后他们一起逛街,何宇东为陈思全买了一件十分可爱的衣服,并叮嘱他下次做爱的时候一定要穿上,他欣然答应了。" a! ]2 p; `8 q" M/ t5 W
$ a! G$ R% v, n9 g0 a" c# T8 H
傍晚,何宇东开车把陈思全送到了楼下,与他吻别。陈思全回到家,王远帆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他草草地吃了两口,便放下碗筷,也不和王远帆讲话,径直洗碗去了。饭后,王远帆想和陈思全一起看电视剧,陈思全婉拒了他,于是二人又各玩各的去了。8 M# V: Q6 M' D! u1 \/ I+ I& h6 Q
/ p! M8 Z8 X: H8 [/ j* R
到了快要睡觉的时候,陈思全和王远帆一起洗了澡,然后又一起躺在床上玩手机。王远帆爬上了陈思全的身子,和他吻了起来。陈思全并未拒绝,二人于是互相抚慰着对方的身体。但当王远帆想插入陈思全的时候,他拒绝了。王远帆再三哀求,他还是以“今天在外面玩得太累,刚才洗澡又没洗后面” 为由,无情地拒绝了他。
1 M+ C3 Y; o% @6 n6 w" _  J! H8 y, |% p  g: N+ N' d0 g
王远帆很沮丧,但还是没有强迫自己的伴侣。他默默地硬着鸡巴,抱着陈思全,缓缓地进入了梦乡。
) S7 a8 g, G  F2 Z* x
3 x4 k* T: R' U* F5 K. D他怀里的陈思全也慢慢睡着了,他在梦里也正思念着一个人。却不是他。
# N) R. g6 k0 F+ o" _4 I
( [# w2 P, ?* O! [
' x7 T: v6 f+ C6 c7 t
2021/2/14更新
  ~. N: U* _% L/ T
发表于 2021-2-17 1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催更啊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 同

GMT+8, 2021-3-3 04:08 , Processed in 0.021214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